科学避孕,我的未来,我的选择

谁也没有想到,2003年在拉丁美洲发起的“防止青少年意外妊娠日”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活动。2007年,世界避孕日正式诞生,它由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和6家国际非政府组织(NGOs,包括包括: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欧洲避孕和生殖健康学会、国际妇女儿童联合会、人口理事会、亚太避孕协会、拉丁美洲妇女健康中心)共同发起,并将乌拉圭的围产期学教授Roberto Caldeyro-Barcia的生日定为世界避孕日。

因此,自2007年起,每年的9月26日就成了一个国际性的纪念日,其愿景为“建立一个没有意外妊娠的世界”,提高年轻人的避孕意识,促进年轻人对自己的性行为与生殖健康做出负责任的选择,提高安全避孕率,改善生殖健康教育水平,从而促进年轻人的生殖健康和性健康。世界避孕日目前已经得到了全球超过70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科学医药团体的支持,美国国际发展署、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德国人口发展基金会、泛美健康教育基金会等也纷纷加入。

2009年,在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全球总部的积极努力下,中国首次加入世界避孕日的宣传活动,并提供了世界避孕日中国官方网站支持,倡导年轻人就避孕问题自信和坦诚地交流,进行正确避孕方式的引导,促进年轻人选择有效地避孕方式避免意外怀孕。近日,中国人口宣教中心会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发布了“世界避孕日”2013年中国主题——“科学避孕,我的未来,我的选择”(“It’your life , It’ your future ,Know your options”)。

为什么要避孕?

据调查,全球每年约有2亿多的人怀孕,其中38%为意外怀孕,有22%会采取人工流产。15%的年青人采用类似体外射精等不安全避孕方式,而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的女性每年有85%会意外怀孕;在全球,年轻人初次发生性关系的平均年龄为16.6岁,婚前性行为的数量逐渐升高,其中80%的年青人在首次发生性关系前不会向医生、家长或同伴讨论避孕知识,25%的年青人在首次发生性关系时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

根据2012世界避孕日中国调研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1300万人次的女性遭受人流痛苦;中国每年进行药物流产的女性有1000万名;中国每年流产的女性中有50%是由于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导致意外怀孕;中国每年流产的女性中有65%为20-29岁未婚女性。

另外,在这项针对中国范围内的避孕调研中,只有12%的中国人认为自己非常了解各种避孕方法;58%的有性经验女性在过去一年中采用过“安全期避孕法”,但事实上76.1%的女性对于安全期的基本认识有误;54%的人认为,无防护性行为之后一片紧急避孕药就可以实现避孕效果,然而事实上该方法存在15%的失败率;68.3%的女性认为避孕药就是“紧急避孕药”,而对于有效性和安全性兼优的短效口服避孕药,却有57%的女性因担心生育影响和代谢蓄积问题而拒绝使用。

因为避孕知识普及得不够,或人们观念上对避孕的淡漠,造成了上面一连串庞大的数字,流产率也高得令人心痛。尤其是刚刚开始性生活的年轻女孩子,她们很多是在伤痛中,学会亡羊补牢的,意外怀孕对女性,特别是青少年女性无疑造成巨大的伤害,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避孕,节育,优生,已经成为了人类生存道路上一道必选的试题。

避孕路漫漫

从历史上讲,女性类群已经差不多有4000年的避孕历史了。

世界上最古老的避孕法使用的是一种用石榴籽及蜡制成的锥形物,石榴籽带有天然雌激素,这东西完全可以跟避孕药一样抑制排卵,虽然不像现在的药片那么有效,但是的确能够抑制怀孕。

除了抑制排卵的方法,“屏障法”的运用也是有深远历史的。4000年前古埃及人就用纸莎草、蜂蜜、碱和鳄鱼粪等制成栓剂,置于子宫颈口和阴道内进行避孕,开创了屏障避孕的先河。这样到了中世纪,安全套就已经有了近百年的历史了,这些早期的民间安全套所用的材料五花八门,从羊的内脏、鱼皮到亚麻、动物皮。日本人甚至有高明的技术,能用龟壳制成有效的此类工具。我国和日本的古代妓女曾用油性竹衣作为宫颈屏障,避免生育。

1844年,乳胶制安全套才终于问世。可是在20世纪50年代,由于宫内节育器、激素避孕药等一系列高效简便的避孕方法迅速发展,屏障避孕法曾一度遭受“冷落”。近20年来,性传播疾病特别是艾滋病猖獗,因具有避孕和部分预防性传播疾病的双重功能,避孕套才又得到世人的“青睐”。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如何保护、发展女性和孩子的健康越来越被人们重视。药物避孕进程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1921年,Ludwig Haberlandt证实了月经的存在和发生是由大脑和卵巢共同产生的性激素控制的。基于这一原理变化,数十年后第一种即避孕药产生了。1933年,先灵(Schering)公司的Proluton上市,这是历史上第一个生物孕激素。所以,1934年标志着现代激素治疗方法的开端。在先灵实验室里,化学家Schwenk和Hildebrand开发了合成雌激素。1938年,性和生殖的独立、分离变成了一项长期而艰巨的斗争。这是人们,特别是女性观念上的巨大转变,为接下来避孕进程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巨大作用。

20世纪40年代,美国化学家Russel Marker认为合成性激素可以由植物的根部提取的甾体(类固醇)合成,他在墨西哥发现一种叫Dioscorea Mexicana的野生山芋可产生天然的孕激素。到了1944年,德国科学家Bickenbach和Paulikovics研究使用孕激素抑制排卵的方法。1950年生物学家Gregory Pincus第一次研发测试了激素荷尔蒙避孕。1951年,Carl Djerassi教授合成了第一个合成孕激素炔诺酮—第一种口服避孕药中的关键成分。1956年,Gregory Pincus与他的同事Min Chuh Chang博士、哈佛大学的妇科学家John Rock,在波多黎各和海地的6万名女性中,进行了第一次长期临床试验,雌激素和孕激素这两种性激素被制成小剂量药片,显然,它们能够防止怀孕。

到了20世纪60年代,东德和美国都推出了第一种避孕药片。历史上第一次,大多数国家的女人们可以控制她们的生育,选择何时当妈妈。所以,避孕药的出现,是一次普及性的女性革命。1960年,美国公司Searle推出了Enovid,是世界上最早一款获得批准上市的避孕药。1961年,德国先灵公司在澳洲和德国上市Anovlar—欧洲第一款避孕药诞生。

20世纪70年代,避孕药不再引起太大争议了。目前全球超过5000万女性服用避孕药。

 

历年世界避孕日

2007年世界避孕日的口号是“Live your life before you start another”,重点是教育年轻人了解避孕方法、避免意外怀孕。全球50个国家参与2007年世界避孕日活动,各国都举办了各种各样的主题活动,同时世界避孕体的全球网站your-life也提供了大量的避孕及活动相关信息。2007年世界避孕日为全球范围内各个年龄层的人群、各个职业的人群提供生殖健康与避孕方法基础知识的平台。

2008年世界避孕日的口号是“你的生活,你的身体,你的选择”,重点是教育青年人采取安全性行为,作出正确的避孕和生育选择。2008年全球大约70个国家参加了世界避孕日活动,其中包括一些非洲国家,例如摩洛哥、肯尼亚、南非、莫桑比克、毛里求斯等。共有来自14个国家的74家报社、56家电台参与了当天的媒体发布会,另有数千家媒体参与了世界避孕日相关活动并对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与避孕相关的专题活动进行了宣传。德国的人口发展基金会在柏林举行会议针对少女怀孕问题进行讨论。

2009年世界避孕日主题“我避孕,我做主”。这一年中国首次加入世界避孕日的宣传活动,并建立了世界避孕日中国官方网站支持。中国开展了多种活动来支持世界避孕日,包括“我做主”支持活动、女性情爱方式大调查、橙色行动、避孕故事征文比赛、趣味资源共享、健康教育沙龙等。参与签名人数共计541,784个。线下签名活动覆盖全国9个城市23所高校,以及社区、广场人群。

2010年的世界避孕日的主题是“爱,要负责——科学避孕,远离人流”。世界避孕日期间,中国在7座城市76所高校开展世界避孕日公益路演活动及避孕知识讲座,响应中华医学会计划生育学会提出的“科学避孕,远离人流”的倡议,在数个城市的医院及广场进行避孕宣教,同时网上开展对世界避孕日的宣传,号召为爱负责,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参与该活动中,科学避孕,远离人流。此外,还开展了世界避孕日百万签名、有奖征文、世界避孕日光影涂鸦等一系列互动活动。

2011年世界避孕日主题是“爱,不要伤害”。爱情是我们都向往的美好情感,但在享受爱的过程中,避孕意识较弱或避孕知识不足可能会带来意外妊娠而导致人工流产,甚至重复流产,这些都会给女性的身体和心理带来巨大而长远的伤害,也会给本来美满的爱情蒙上不必要的阴影。正确选择和使用避孕措施,保护自己与伴侣不受意外妊娠及流产伤害,这是在享受爱情的过程中必须学习的课程,更是爱的真正表现。

2012世界避孕日中文主题是“健康避孕,你的权利,你的选择”,由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与国家计生委中国人口宣教中心联合发布。国家计生委中国人口宣教中心在这一主题下推出系列活动,根据全球相关调研结果显示,年轻人存在许多对于避孕方式的误解和错误的选择和行为。最根本的问题来源于对避孕知识的错误认知或者信息的缺失。安全期的错误计算、安全套的不规范使用、对口服避孕药的误解、紧急避孕药的频繁服用,都给沉浸在爱里的年轻人带来风险甚至是伤害。科学选择避孕方式,保护自己与伴侣,懂得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避孕方式,是一种负责任生活的权利。